| 加入桌面
 
 
當前位置: 寧波企業網 » 資訊 » 創業故事 » 搖滾歌手鄭鈞的二次創業:“赤裸裸”愛上移動互聯網

搖滾歌手鄭鈞的二次創業:“赤裸裸”愛上移動互聯網

放大字體  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:2017-05-25  來源:寧波企業網  瀏覽次數:58

明星創業并不稀奇,但搖滾歌手玩起移動互聯網創業,目前還不多見。搖滾歌手鄭鈞的二次創業:“赤裸裸”愛上移動互聯網

鄭鈞就是這樣一個明星創業者。當大家還在想如何高價收購版權的時候,他卻相信未來新的音樂版權一定產生自移動互聯網。為此,他打造了自己的第一款互聯網創業項目,試圖定義移動互聯網時代的音樂消費模式。

當鄭鈞作為一家互聯網科技公司的創始人,帶著一款名為“合音量”的音樂App向大家闡述他的“互聯網思維”時,他有點興奮,有些緊張,比開萬人演唱會要謹慎得多。他說,琢磨這件事兒用了6年。

鄭鈞是明星里較早開始創業的,也是比較會“結盟”和擅用“明星資源”的。“合音量”這個項目是他的第二次創業,但他表示以后不會再做其他項目了。對于“賺多少錢”,他興趣不大,只說這一輩子不想干重復的事,全憑興趣。

真正開始著手做“合音量”這個項目是在2014年,他創辦了一家叫“九天石”的科技公司,投入不多,小幾百萬人民幣。公司的股東是拉卡拉集團董事長孫陶然和萬網創始人、天使投資人張向寧,這兩個人跟鄭鈞都有20多年的交情。

在創業之前,鄭鈞做過一些財務投資,見過不少投資人,還作為天使投過一些項目,但看起來,他是明星投資人里最不關心“賺錢”的。近期,一些做到家服務的項目找到鄭鈞,他順帶看了看,幾乎都沒有參與,原因是“不興奮”。“我加入一件事,一定是這個事特別讓我激動,而不是為了賺錢”,鄭鈞說。

  一個“狂妄的念頭”

剛來北京那會兒,鄭鈞兜里只有800塊錢,其他的就只有創作才能。他始終堅信一點,對于音樂產業而言,創作力即為最大財富。

過去十幾年,整個音樂行業一直被唱衰。一方面,市場錢多人少,屬于少數精英份子;另一方面,市場缺乏對創意的尊重以及對版權的合理維護,不能每年持續產生好作品。互聯網出現后,顛覆了原有的音樂產業模式。鄭鈞希望通過合音量這款App開啟一種全新的音樂生產和消費模式,即全民一起來生產音樂,共享版權,生產者也是消費者。用他的話說,“在移動互聯網時代,創意變現的過程會大大縮短,創作也不再是少數精英份子的特權。”

合音量是一款什么樣的產品?它如何具備這種顛覆勢能?鄭鈞介紹,合音量是一款音樂創作類App,其模式創新在于交互創作及版權金融。它希望通過重新定義音樂產業的創作和消費模式,使其成為一個移動端眾創音樂版權的生成工具。

與市面上其他音樂類App如唱吧、全民K歌、米拉等產品不同的是,合音量的產品構想是凝聚碎片時間和碎片創意。“其他音樂類App都屬于下游,而我要創造上游。這聽起來是個非常理想主義、有點狂妄的想法,但我會像當年做《搖滾藏獒》一樣努力去完成它。”

在共同“勞動”中利益共享

合音量希望通過眾創模式在陌生人之間建立一種共同“勞動”的社交關系?

鄭鈞給產品的定位是,這是一款針對年輕的、有創意才華的人打造的產品,它也是一個適合大眾消費的娛樂產品。他表示,現在人人都能寫歌,雖然不一定是完整的作品,但都能完成一部分,而通過互聯網技術,大家合力完成一個作品便有了可能性。

在此基礎上,他想通過“版權共享”顛覆傳統音樂產業模式。過去,詞曲作者普遍得不到版權保護,被侵權的現象十分常見。鄭鈞認為,“詞曲作者由于版權利益得不到保障,導致現在的市場只有歌手,沒有唱片行業了,再這么下去,真的就玩完了。”

從創意到創收如何實現?為此,鄭鈞做了兩件事:首先,讓新的音樂版權在移動端“自產自銷”成為可能;其二,通過制定規則,將眼球注意力轉化成非物質的創意產品,讓它產生效益。鄭鈞將這種模式總結為“眾創+分享”模式。(碎片時間+碎片創意+專業的音樂制作團隊加工+產生版權+效益共享。)

如何制定“游戲”規則?合音量的版權產生模式是:第一個寫詞/寫曲的人可以享有整體版權的60%,第二個接力創作的人占前一位的40%,以此類推。關于收益分配,鄭鈞基于原創經驗制定了以下規則:編曲占20%,演唱占20%,詞、曲各占30%。

當音樂版權產生后,有點像買股票,消費者可以隨時買進或退出。這個系統將由項目的天使投資方之一——拉卡拉提供技術支持。

這個模式聽起來讓人興奮,但6年前,卻不被投資人所看好。鄭鈞很清楚,過去之所以總有投資人愿意見他,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基于歌迷心態。但他始終強調要拿就拿“聰明的錢”,稱自己不愿被資本綁架。

一開始,鄭鈞想用游戲和社區的模式來做,很多投資人說不靠譜,“那時候他們想投已有的可參照模式,不愿意投所謂的原創模式,包括我第一次和鄧鋒(北極光創投創始人)聊投資的時候,鄧鋒也直言這個項目投不了。后來,他無意間看到我的《搖滾藏獒》項目,反倒有了興趣,于是這事就一直擱置了。”鄭鈞說。

到了2014年,《搖滾藏獒》這個項目差不多接近尾聲,鄭鈞于是就開始籌備這個項目。這些年,鄭鈞沒少研究互聯網的產品和技術,也不斷向身邊做互聯網行業的朋友取經。在這個過程中,他提出了一個自己的移動互聯網產品邏輯:上網即創造,創造即創收,創收即自由。

在一次去歐洲的飛機上,鄭鈞碰到了拉卡拉董事長孫陶然,兩人聊起了“合音量”這個項目,當時它還只是鄭鈞腦海里的一個模型。孫陶然聽后表示,這個事必須參與一把。孫陶然與鄭鈞認識20多年了,此前曾參與投資鄭鈞的創業公司。初聽到這個模式的時候,孫陶然認為市場需求是巨大的,而眾創模式他也十分看好。

鄭鈞也相信孫陶然的金融業務可以為任何行業插上翅膀,成為其體系內的發動機,音樂產業也不例外。為了讓產品更有話題性,鄭鈞聯合拉卡拉發起了“拉卡拉-全民合寫一首歌”的活動,通過娛樂營銷的方式推廣產品。

有人提出疑問,眾創模式過于理想化,每個人的天賦和個性迥異,如何統一眾人的創意和思路,使其成為一個好的作品?鄭鈞坦言,服務如何與大數據結合好的確是一個很大的難題,由于合音量是一個全新的、沒有可參考的模式,因此如何設置玩法,后期專業團隊如何提供加工服務,是最終能否持續產生好作品的關鍵。

 努力做到制高點

明星創業的最大優勢在于明星資源和明星效應。這一點,鄭鈞在產品營銷上頗有想法和心得。

比如,多年在音樂圈的人脈和資源積累一定不會白費。鄭鈞說,合音量這個項目前期對圈內的好友也是保密的,但未來會給一些資深的音樂人好友預留部分股權。

最近,鄭鈞參與一檔綜藝真人秀節目的錄制,還擔任了青海衛視的代言人。借由這些合作,他也不忘將“合音量”的營銷植入其中。“我在真人秀節目里也不忘宣傳自家東西,電視臺的編導還開玩笑說,你在節目中做的品牌露出價值已經無法估算了。”

比起商人,鄭鈞更強調自己是個自由人,不想做一些循規蹈矩的事。

一個搖滾歌手經過兩次創業,那種“不羈、憤怒”的東西被削弱了嗎?鄭鈞的回答是:“沒有削弱,太刺激了,太好玩了。”

當被問及對項目成功的信心有多少,鄭鈞回應說:“這是我為音樂行業做的一件事,我愿意努力去完成它,成不成不是最重要的,最重要的是一定會有人踩在我的肩膀上嘗試創新。”他認為這種模式是趨勢,總有人能站到制高點上。當然,他希望自己就是這個能做到制高點的人。



分享與收藏: 關閉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關鍵字:
 
推薦圖文
推薦資訊
熱點文章
 
幸运双星怎样下载
碰头赛车 注册送38.币的捕鱼 品牌系统设计 勇士亿游登录地址 重庆时时官网开奖结果 山东时时重庆时时 北京pk10一期人工计划 云南时时开奖码 重庆时时必中技巧13458 北京pk10前二全天计划 篮球投注量 天天棋牌 大发快三分分彩全天实时计划 中国对波兰 彩99软件下载 球深比分网即时比分